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微微一笑很倾城

  罗亚文沉默了一会儿,江雁容也默默的坐着。然后,罗亚文突然说:“过得不很愉快 吗?”江雁容仓惶的看了罗亚文一眼,苦笑了一下。罗亚文深思的注视着她,脸色显得严肃 而沉着。  江雁容摇摇头,从齿缝里说:“立维,我们之间完了,我们办离婚手续吧!”  来开门的是她的弟弟江麟,她一共是三个兄弟姐妹,她是老大,江麟老二,最小的是江 雁若。雁若比她小五岁,在另一个省女中读初二。江麟比江雁容小两岁,是家里唯一的一个 男孩子。江雁容常喊他作江家之宝,事实上,他也真是父亲眼中的宝贝,不单为了他是男孩 子,也为了他生性会取巧讨好。不过母亲并不最喜欢他。据说,他小时是祖父的命根,祖父 把他的照片悬挂在墙壁上,一遇到心中有不愉快的事,就到他的照片前面去,然后自我安慰 的说:“有这么好的一个孙子,还有什么事值得我发愁呢!”祖父临终时还摸着江麟的头, 对江雁容的父亲江仰止说:“此子日后必成大器,可惜我看不到了!”现在,这个必成大器 的男孩子还看不出有什么特点来,除了顽皮和刁钻之外。但在学校里,他的功课非常好,虽 然他一点都不用功,却从没考到五名以下过。现在他十六岁,是建中高一的学生,个子很 高,已超过江雁容半个头,他常站在江雁容身边和她比身高,用手从江雁容头顶斜着量到他 的下巴上,然后得意的喊她作“小矮子”。他喜欢绘画,而且确实有天才,江仰止认为这儿 子可能成大画家,从江麟十二岁起,就让他拜在台湾名画家孙女士门下学画,现在随手画两 笔,已经满像样子了。他原是个心眼很好而且重情感的孩子,但是在家中,他也有种男性的 优越感,他明白父亲最喜欢他,因此,他也会欺侮欺侮姐姐妹妹。不过,在外面,谁要是说 了他姐妹的坏话,他立即会摩掌相向。微微一笑很倾城  “你知道吗?”一个新的声音插入了:“江雁容是江仰止的女儿,真看不出江仰止那样 有学问的人,会有一个到男老师房里投怀送抱的女儿!”“据说康南根本不爱她,是她死缠 住康南!”

微微一笑很倾城

微微一笑很倾城​‍

  立即,程心雯已经钻进了她的房里,她跑到床边喊:“江雁容!”江雁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眼泪又来了。  “可是,别人会管的!你的父母会管的,社会舆论会管的,前面的阻力还多得很。” “我知道,”江雁容坚定的说。“我父母会管,会反对,可是我有勇气去应付这个难关,难 道你没有这份勇气吗?”  “是他吗?”周雅安拿起那张信笺问。  “什么办法?”“死!”“别胡说了!”周雅安望了她一眼:“等进了大学,新的一段 生活开始了… ”“大学!”江雁容叫:“大学还是未知数呢!”微微一笑很倾城  4.两山相对又相连,中有危峰插碧天。(打一字)5.年少青青到老黄,十分拷打结 成双,送君千里终须别,弃旧怜新撇路旁。(打一物)

微微一笑很倾城

微微一笑很倾城

  江雁容抬起头来,注视着周雅安。周雅安有一对冷静的眼睛和喜怒都不形于色的脸庞。 程心雯总说周雅安是难以接近的,冷冰冰的。只有江雁容了解这冷静的外表下,藏着一颗多 么炙热的心。她望了周雅安一会儿,问:“你怎么了?”“你怎么了?”周雅安反问。  “你真想娶她呀?”李立维问,小周看上了一个风尘女子,李立维一直不以为然,但小 周坚持说那女孩本性善良,温柔可靠。“有那么点意思,”小周说:“你去见见,也帮我拿 点主意。”  “对了。”在几分钟内,江雁容连着猜出两个谜语,大家都惊异的望着她,叶小蓁说: “幸亏不是奖分数,要不然也是白奖,江雁容国文根本就总是一百分的!”程心雯自言自语 的喃喃着说:“我说的嘛,他们要不是有鬼,就是……”她把下面的话咽回去了。大家又猜了一会 儿,叶小蓁猜中了第二个,是个“也”字。江雁容又猜中了第五个,是“草鞋”。程心雯没 有耐心猜,一会儿猜这个,一会儿又去猜那个,看到江雁容一连猜中三个,她叫着说:“老 师干脆出给江雁容一个人猜好了!这个一点意思也没有,我们要老师表演,老师反而弄了这 些个东西来让我们伤脑筋,好不容易有一天假期,可以不要和书本奋斗,结果老师又弄出这 个来,我们上了老师的当!”微微一笑很倾城  “你会考得上,你应该考得上。雁容,当你进了大学,被一群年轻的男孩子所包围的时 候,你会不会忘记我?”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