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7 rings

快吃晚饭的时候,大家都已经在磨皮擦痒准备走人,突然程璐闯了进来,蹬蹬蹬走到我面前说“你出来!”声色俱厉。老子吓了一跳,赶忙起身跟着她出去。我和老史呆在原地足足傻了5分钟。冰山已经走了。老史可怜巴巴的问我“然后怎么办?”我说:“还能怎么办。。。今天上午有课没?” “没课” “你赶紧回宿舍去,把那帮傻逼全部喊起来,全部他妈喊到自习教室去”老史赶紧往宿舍跑了我们俩跑到楼下,见着了刚才在楼下叫的那个营销2班的女生。我大声问“程璐怎么样了?”她见是我,迟疑了一下。我让张俊赶快去校门口打车,然后拖着介个女生就往女生宿舍那边跑。边跑边问“到底咋会事?”她说“程璐昨天晚上拿着几块手机电池,在楼顶和她父母打了一晚上的电话,而且。。。而且还吵得很厉害,好像是因为国庆的事情。。。可能是着了凉,今天在宿舍拉了一天,现在。。。现在躺在床上都起不来了,额头上烫得能煎鸡蛋!”我发急“那刚才为什么不打电话过来?”(我们大四下学期就装了201,“本系统”的院校近水楼台,是全国最早装的高校:-))。她说“张俊和李云峰的那个屋没人接,不知道跑到其他哪个屋去了,我没办法才过来在楼下叫的。。。”7 rings他很焦急的样子“我有个刚来北京的同学,还是你们成都老乡,上午去应聘的时候在语言学院附近被二狗子(治保队)抓了!”老子吓了一跳,赶忙问“那现在到哪里了?还在派出所?还是已经送去昌平了?”“就是不知道啊,我收到他的短信,打过去就发现已经关机了!。。。你不是说你有个同学认识海淀分局的人么?”

7 rings

7 rings​‍

现在回想起我毕业以来的工作经历和现在玩的玩意儿,只敢勉勉强强说还算对得起裴老师的栽培,非常惭愧!据大傻说裴老师去了米国后就治好了病,还在一所大学任教。但是后来我通过很多方式查询,通过Google查过N次她的中文名字“裴源玉”和英文名字“Sylvia Pei”,甚至在北京PwCC的时候还找过米国同事圣诞假期回国帮我在报上登过寻人启事,但是都没有任何线索。现在只能希望我最尊敬的好老师在米国过的一切顺利。她突然想起什么,转身把书包拿过来,翻出一副黑色的毛线手套“戴上试试,我给你织了大半个月呢”7 rings“我。。。我没有怎么吃过”

7 rings

7 rings

过了几个月,西安的夏天又来了。那年夏天是黑河水引来之前的最后一次水荒,我记得是疯狂停水,最长的一次我们学校整个宿舍区停了三天。妈的简直要把人弄死!最受不了的时候只能整个屋一起跑出去批发矿泉水,然后抬回来每人分10多瓶。这几天吃水/洗脸/刷牙等等就靠这10多瓶矿泉水了。每个屋都干脆把自己屋的卫生间门用钉子钉死,谁他妈也别想进去,不然没水冲,那个味道不是一般话的人间地狱。大便就只能跑到教学区,小便整楼人全他妈跑到楼顶上去撒,然后太阳暴晒蒸发之,牛逼吧?哈哈她也嘿嘿笑“看你死没死。。。猪,你。。。你还好么?”7 rings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