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贝壳

车飞快地在深夜的高速路上行驶着,一小时后,我带着白轩回到了宝山,在牡丹江路上找了个宾馆住了下来.我对服务员说我们怕被人打扰,问她要了三楼最靠里那个房间,服务员说:”整个三楼今天都没有人入住.”进了房间,我啪地打开落地灯,关上房门,把窗帘拉上,白轩坐了下来,有些奇怪地望着我,问道:”有人追咱们么?为什么这么紧张?”我看着白轩,摇了摇头,他长长的睫毛闪动了几下,说道:”那为什么?”忽然间,她脸色羞红起来,微微别过头去,轻声道:”最近…最近不可以的,等我…”我冲上前去,拉起白轩,把她紧紧拥住,说:”有件事情,我今天必须要做,你…你不要害怕.”白轩嘤咛一声,闭上眼睛,靠在了我的怀里…我低着头,以手抚脸,心中一片苦涩.大哥打了我这一巴掌,顿了顿脚,便走出门外.我看着被大哥甩得砰砰作响的房门.缓缓坐倒在地…也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,开门声响起,我抬头看去,大哥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身前,他沉着脸,把一个信封扔到我面前,说:”你以前也干过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但是从来都不去赌钱. 这里是五万块,我的全部积蓄都在这里了.你都拿去还了,剩下的钱我们再想办法. 不要去告诉老头子,他心脏不好,知道了这种事情吃不消.哼,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去赌博,我就当没你这个弟弟.”说完这话,大哥把信封往地上一扔,转身出门…只留下我一个人继续在那里发着呆.回到宝山, 黄毛拉着我,说要一起吃饭. 我们来到了盘古路上的一家小饭店里点了酒菜坐下.我问黄毛:” 伟刚知道石磊的那件事情了吗? 他怎么会知道喜东的名字.” 黄毛摇头道:”这两年,他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那件事. 但是今天伟刚既然这么说了, 唉…我看他可能早就知道了那天你安排的事情.” “伟刚已经知道了吗…”我喃喃自语道. 黄毛喝了口酒,说:”伟刚这人做事情很厉害,他知道这件事也不足为奇,只是…”黄毛皱眉道:”他既然知道了,又怎么从来都没对你做过什么呢? “ 我摇头道:”这是当然,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,至少在明处他不敢这么做.”黄毛不解地看着我, 我说:”当年做掉石磊这件事情,本就是他暗地里摆的一道,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是他害死了他的兄弟, 他还怎么混? 而我活没活着其实对他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不会把这件事情捅出去.”黄毛点头道:”没错,所以伟刚下午对你说这么一番话. 但你自己还是要小心.”我点头道:”我知道, 这次我重新跟了伟刚,是想好好做一番事情的, 我想要好好混出个人样, 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去.”黄毛笑着说:”周周, 那我们兄弟一起干. 以后把整个宝山都搞定了.” “宝山?”我笑道:”现在可不是拍上海滩,还是要想办法多找点钱,这才是真的.”贝壳告别峰峰,回到自己家里,进了房门一下躺在床上. 忽然感到身体无比疲劳,想想毫无头绪的那些事情,想想渺不可测的未来,再想想凶险的明天,大脑里顿时一片混乱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...

贝壳

贝壳​‍

到了走廊尽头,服务员侧身打开了左手边的那扇玻璃门,向我点头示意,我踏上一步,来到了包房门口, 看见成哥手里端着杯茶, 正张大了嘴向我望着…我回头向服务员点了点头,便把房门关上.走到了桌边,拿起一个空杯子倒了半杯热茶,握在手中,叹了口气道:”我迟到了,先喝口热茶.”跟着成哥来的一共有三人,洪嘉洁我认识,另两人看着有些面生.似乎未曾见过.洪嘉洁站起身来,看着我说:”兄弟, 你怎么了? 怎么搞成这样?” 我叹了口气,说:”遇到点小麻烦,不过已经解决了.”成哥皱着眉说:”周周,你坐下讲,到底什么事? 还有,你说有要紧事情约我来,电话里又不说…”我摆了摆手:”成哥,老实说了吧.我得到消息,金自民要对付你我和黄毛李顺太出了富都夜总会的大门,朝街对面走去.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尖利的刹车,回头看去,只见一辆白色的小客车在富都门口急停下来.车未停稳,那边的门便已经打开了,七,八个人从车上蹦下,李顺太叫了声不好,拉着我便向街对面走去.对面停着一辆别克轿车,忽然打开灯光闪了几下.李顺太拉着我和黄毛跑到那辆车旁.”上车.”李顺太叫道.我和黄毛急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.还未坐稳,那车便已经发动起来了.”慢,”李顺太忽然叫道.我顺着他的目光朝对面望去,只看见对面那车上下来的人同门口的服务生正在说话.说了几句,便朝门里奔了进去.”*,是李全德的人,来捉我们的.”李顺太轻声说道,一边拿出手机拨起了电话…我慢慢睁开眼睛,转头看看床头的钟,已经是下午两点了.我叹了口气,拉拉身上的被子,侧过身去想再多睡会.醒着,就意味着一大堆的麻烦… 刚闭上眼睛,烦人的铃声又响了,接起电话一听,是黄珏打来的:”你在哪里? .”我说我在家里.黄珏在电话里轻轻说:”最近你有什么事吗? 怎么总也不来找我?” 我说其实也没啥事,只是忽然觉得有点烦,想一个人在家静静.黄珏说:”明天晚上有没有空,我们一起吃饭吧.”我说好啊没问题.”挂了电话,我知道自己再也睡不着了,于是便从床上坐起,猛然间想起,明天和叶世杰约了见面的,虽然叶世杰没说几点会来找我,但是万一安排在晚上的话,我岂不是又要爽约了.想到这里,我懊恼无比.却又不能回去告诉黄珏明天不行.难得她主动打电话约我.想到这里,我又是一阵烦闷. 赤着脚,从床上走下地来,心想:”管他呢,走一步算一步吧.”我一看情势不对,回头对锋锋说:”我可能有麻烦,你让那两夫妻帮忙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.锋锋点头说,好,我跟他们说,你小心,我马上过来…我警惕地走到了庄微身边,问:”他们是谁.”庄微还没回答,那个长发的高大男子就走到了我身边,一手搭在我肩上,歪着嘴道:”你问我是谁? 哈,哈哈…”我不也不说话,只是斜眼盯着他.那男人笑了几声,摘下墨镜,对着我说:”我叫庄宏,是小微的大哥,怎么? 你就是那小子? “一边说,他一边对我上下打量着.我嘿嘿笑了两声,回头看了看还在那里苦着脸面的师傅,对庄宏说道:”你是来找我的吗?这里说不方便,我们换个地方吧.”庄宏一合手掌,道:”好,那就请上车罢.”庄微走了上来,说:”你们去哪里,我也要去.”庄宏戴起墨镜,笑了笑说:”我就是跟这小子谈谈,掂掂斤两,男人的事情,你小女孩子就不要过来了.”我拉了拉庄微的手,说:”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.”庄微咬着牙,盯着他哥看了半天,缓缓说道:”好,庄宏,但是今天你要敢伤了他.你看我怎么废你.”庄宏哼了一声,道:”我想做的事情,有谁拦得住过.”说着,把我向着车门一推,说:”走吧.”贝壳耀兵看看我,又看了看唐杰,叹了口气,说:”好吧,既然你们不信我,我就拿给你看.”一边说着,一边把手伸进怀里.我说了声慢.拉着他的手,说:”手机在你上面口袋么?我自己来拿.”耀兵一横眉眼,刚要发作.唐杰一把抓着他的另一个手,说:”你啥话现在都别说,等我们看了你的手机,你要是冤枉的,我一定会让周周陪你个公道.”我伸手进去,拿出了他的手机.翻开菜单,找到已拨电话.赫然便见到一个熟悉的号码.我冷笑了一声,把手机扔到他腿上,道:”好兄弟啊,你五分钟前打李全德的电话,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找他做啥?”耀兵突然间大吼了一声,挣脱开我,左手朝腰间伸去.我一把抱着他的身子.正要拉他的手,便听到砰的一声闷响.接着耀兵大声叫了起来,一边叫一边用手扶向右膝.我放开耀兵,看见唐杰正拿着把手枪,冷笑着望着耀兵,耀兵的大腿上裂开了一个血洞,鲜血正从里面泊泊流出…

贝壳

贝壳

回到家里,我一头扎到床上,闭上眼睛便沉沉睡去,这一觉睡得好不深沉,连梦都没有一个,仿佛要把我这许多天来的疲倦在一个夜晚抹去. 第二天上午,当我在昏昏沉沉中醒来的时候,第一个念头便是黄珏.我从床上一跃而起,看了看墙上的钟,已经过了十点了,我拿起电话拨黄珏的手机, 铃声没响,传来的却是用户已关机的提示音. 我扔了电话失望地靠在了床头, 心里又是烦闷又是焦虑.过不多时,老爸打来电话,让我去网吧看看,说是有电脑出了问题. 我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便即出门,在路上我想起昨天跟中海说的让他来网吧的事情,心里想着这事该怎么跟老爸说.半小时后,在月浦镇上一家叫川悦楼的饭店包厢里,我见到了叶世杰.我进门的时候,他正负着手站在圆桌旁,看着墙上的一幅画,身边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瘦削女子,皮肤略暗,嘴上长了颗痔,.听见脚步声,叶世杰转过身来,皱着眉头看着我.他和我想象的大不相同,三十来岁的年纪,矮矮的个子,略有些胖,厚厚的嘴唇和塌鼻梁上,长了一双无神的眼睛.我笑了一下,说:”我就是周周.”叶世杰点了点头,指着旁边的座位说:”坐下讲吧.”我也不客气,拉开椅子,一屁股坐了下去.叶世杰指着旁边坐着的那个女子说:”这是我老婆叶颖,你有什么话当着她的面一样说.”那女子看着我点点头,抬手捋了捋袖子 ,伸手抽出一支烟点上,吸了一口,问:”你说有人让你对付世杰,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峰峰还瘸着那条腿,钢钢和小李笑得比太阳还灿烂说周周农看起来老老卵(老卵即NB的意思)的样子.我摸摸头说还好,就是肚子有点饿了,小李大叫我请客我请客. 于是来到北翼商业街,饭店早上还没开门, 便找了个小摊坐下吃起了早饭. 峰峰小心的问我:兄弟你受什么折磨了啊? 性功能还在伐? 我说伟刚让我带人去捉你们我没干,就被他们狠揍了一顿.旁边的钢钢说你吹什么牛,快说他们在哪里蹲点, 我叫了冯京他们,下午拉个场子帮你回去报仇. 我笑了笑,说你找了几个人,他说要几个有几个,小李的哥哥也会帮你找人的. 我说算了,伟刚人还不错 .以后交个朋友吧. 小李在旁边叫了起来:"农哪能夹缩个啦? 这样以后我们怎么混啦?" 我一个头塌打过去, 说人家在月浦几百光人,那里蹲点的就有四五十光, 还有猎枪和刀, 混你个头啊, 你以为到别人学校里去捉中学生啊. 昏头了你. 这件事情要报仇也等我哥回来再说. 峰峰说总算你没出事,那等你哥下个月回来再说吧.贝壳**** **** ****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