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难

时间:2019-10-23 10:46:17 作者:两难 热度:99℃

两难车开了一路,雨始终未见停,到了张庙,罗佳减缓车速,把车停到一条小路旁边,然后说:"先搬着东西下车吧,石哥就在前面等,呆会一起到对面交货." 我抢先拿了个皮箱,打开车门说我先下.这时候雨势小了许多,出了门,任凭细密的雨丝打在身上,我先向后面望去,远远的主干路上,一辆摩托车停在那里,旁边站着个全身湿透的人...李海东最后没死,但变成了植物人,在他出事之后,阿强向警方招供了整件事情的经过,警方开始介入调查, 因李海东的受伤而引出了骷髅头,最后破获了这个贩毒案件.阿强由于有立功表现,得以减刑一年…

两难

我楞了楞,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.隔了半响,才道:”嗯,我是想请你帮忙. 有关出租车生意的.” “车的事情?”成哥皱着眉看着我问:”怎么? 这事你也要插一脚?”我点头说:”我有几个兄弟,以前一直在伟刚手底下开车.因为伟刚收他们的钱太狠,所以这次看我离了伟刚出来单干,就想过来投靠我.可是成哥你知道的.不管怎么样,我现在还是在宝山的地盘,也没有跟伟刚撕破脸,要是让人知道了伟刚的兄弟投了我来做生意.伟刚是无论如何不会放过我的.所以…所以我想…”成哥嗯了声说:”所以你想让他们投到我名下? 这样伟刚也不会对你如何了?”我说是是,就是这样,至于收来的钱,我和你分就是.成哥哈哈笑道:”反正我和伟刚已经水火不容了,你要用我的名头,那也无妨.钱的事,你也别提了.那些人,以后让他们在外头,就用我的名字吧.”“找个朋友帮忙?” 老爸皱起眉头问, “有你在不就行了吗.为什么要找人来看.” 我说:”最近我在想,总呆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,还是出去看看有什么事情做.象大哥那样就挺好.” “哦?”老爸问:”你也想找点事干? 那你能干什么呢?” “这个..我.”我一下有些语塞,我从来都没有想过,自己能够做什么.”哼,”老爸冷笑了一声,”你整天眼高手低.游手好闲,不学无术,又能够干些什么? 这种事情,等你找到工作再来说吧.” 老头子一下用了三个成语,象三颗子弹一样射中了我,我听他这么一说一下便脑羞成怒起来:”好好,那你等着,你看看你儿子能不能找到工作.”说完我一甩手,走出了网吧.

邵旻忽然笑道:”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,我也没有这个意思,但是,”他眯着眼睛看着洪嘉洁道:”你倒是解释一下, 这个石岩是谁.为什么你会忽然提到这个名字.”老广也点点头,说:”是啊,小洪,这事儿我们却是不太明白了.你得说清楚些.”洪嘉洁一脸尴尬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,转头瞧了我一眼,我心中暗骂:这个草包,尽会误事,怪不得当年被伟刚这么容易就捉了去.凌简忽然说道:”小洪,你就说吧.没关系.”我听了这话,心里一愣,转眼看看洪嘉洁,他也正惊诧地望向凌简.凌简摇了摇头,站起身来说道:”这事情是我告诉小洪的,这个石..”他皱起眉头,看了看洪嘉洁,我赶紧接口道:”你是不是也认识这个石岩.”凌简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”正是,我昨天已经查到了,这个石岩,就是杀了成哥的凶手,是那个金自民手底下的.昨天我把这事告诉了小洪.”方大夫走到窗前,回头看着我,有看了看白轩,皱起眉头道:”你说让我带刀过来砍你的手指?”我点了点头,走到他面前,伸出手来说:”刀拿来.”他瞪着我道:”你这人是不是疯了.”我把手掌摊在他面前,不说话.方大夫摇了摇头,喃喃自语道:”真他妈是疯了,”一边说着,以便取下肩上的大包,放在茶几上,打开后从里取个纸盒交到我手上.我看了方大夫一眼,打开纸盒,发现里面放了一把不锈钢柄,单面刃,略带弧度的刀.”这玩意儿够快,你真要发疯就用吧.”方大夫冷冷说道.我拿着这个盒子回头看了看白轩,只见他面色苍白,对着我点了点头.我转身看着方大夫说:”你准备好止血了吗?”他哼了一声道:”你尽管做,你要把自己的手臂砍下来我也能替你把血止住.”庄臣慢慢退到门边,抖抖索索地说:”我和你又没仇,你…你要走就走吧.”我哼了一声,走到门边拉开门,向外走去.门外的走廊,从左边到底就是大舞厅,右边则通往下楼的楼梯.我向着右边走去,刚走了几步,便看到前面七八个人正向这边跑来,当先两人便是保安部张经理和白佳,张经理也看到了我,他向后一挥手道:”就是他,快抓住他,别让人跑了.”我一看情势不妙,赶紧返过身向后跑去,只听见后面脚步声越跟越近,我一看前面就快到舞厅了,那是个死角,进去就被围死,没办法逃了,心里暗叫糟糕.想这回可玩出火来了.忽然我看到左首边的厕所门敞开着,便一把抢了进去把门关上反锁.刚锁上门,便听见僻里啪啦的拍门声,白佳在门外大叫:”周周,出来啊,发生什么事啦.”我一看这厕所门是铁制的那种,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下.对着门外喊:”白经理啊,那个马小姐我实在伺候不了.”白佳在门外说:”那你总要先出来再说,躲起来算什么,出来了大家都好讲道理.” “哈,讲道理?”听到这里我差点没笑出声来.不再理睬门外,回头把厕所的形状整个看了一遍.

在这样的天气里骑车,是件很奇妙的事情.先是寒意侵身, 没过多久, 便开始浑身燥热, 脸上被冰凉的雨水浇灌着, 闷而不透风的雨批下, 却包裹着汗津津的身体.雨越下越大, 似乎整条逸仙路上只有我们三人三骑…我的双脚机械地蹬着踏板, 大脑一片凌乱…怎样才能把消息传出去,告诉张飞他们呢? 这时候, 我才忽然发现, 这个世界似乎离了手提电话, 就无法正常运转. “只能相机行事了.”我暗叹了一声,对自己说道. 这时候,左边的车行道上忽然开过一辆小车,车速飞快,右轮开过了一个积水的小洼, 哗的溅起一道水幕,飞罩到我们头上身上,虽然穿着雨衣,但脸上脚上还是被溅到不少脏水.我暗骂了一声,抹了下脸.忽然就听见后面响起一声怒吼.接着一人一骑飞快地超过我,向那辆小汽车追去.这人正是石岩. 那汽车行得飞快,却哪里追得着.当时的事实是这样的, 我搬起椅子砸向伟刚, 然后就觉得两臂被人夹住了,椅子掉地上,我人被推倒在横躺的椅子上,胸口的肋骨正碰在椅腿上,然后旁边的人都上来踢我还有把桌子掀起砸我的.因为我手正搁在椅子的两条腿之间, 连头都抱不起来,耳朵被踢了几下后就受不了了.觉得自己要完...幸好这个过程很快结束了,一来伟刚拦住了他们,二来排挡就摆在马路旁边,周围来往的人不少...到静安公园的时候,已经是五点过五分了,太阳在天边露出了一角,红彤彤的照射在地上树上,鸟儿在新鲜的空气下烦人地鸣叫着.我下了车,向着对面的静安公园奔了过去…公园门口稀稀落落有几个老人在练着太极.我冲进了公园,一眼就看见前面的那张椅子上,端端正正坐着一个女孩,穿着件牛仔衬衫,背着个包,头发扎得老高,正对着我笑,我冲了过去,庄微慢慢站起身来,迎着我,我伸出手,一把就把庄微揽入怀中...庄微扳着我的肩膀,在我耳边喃喃说道:”怎么会…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…周周…”我松开庄微,盯着她,慢慢向她的嘴唇印了上去…

第二天上午,我打了个电话给成哥,约他中午在月浦见面. 中午十二点,在川悦楼的二楼包厢里,我见到了成哥. 僻面第一句话,我便问:”那天晚上,你没被伤着吧?”成哥听我这么一说,顿时楞住了,问:”你…你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摇头笑道:”那天晚上那个电话,是我打给你的.我得知消息说伟刚要找人做了你.就打了个电话提醒你注意.”成哥张大着嘴,半天才说出话来:”啊,原来是你啊,周周, 那…那可是你救了我啊.伟刚…伟刚这个操蛋…我就怀疑是他的人,可苦于找不到证据.”说到这里,成哥狠狠地砸了下桌子,道:”我可不会就这么放过他.”我看着成哥道:”我估计着,你这边的兄弟里,还有伟刚的人.” “什么? “成哥大惊失色,道:”这…这怎么会,陈豪不是已经给干掉了么?”电话铃响了,我猛的抄起电话喂了一声,对话那头传来一声略带鼻音的"嗯",我说是谁啊.那边说你是周周吧,我说是,他说我是石哥的朋友,石哥让我跟你说明天早上5点半在泰和路同济路口见,有辆面包车牌号是****的,到那里你就上车.我忙说好好...59给老哥打完电话,我呼了口气,把手机递给黄毛.黄毛拿过手机卸下电板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SIM卡换了进去, 然后递给我说:”你的手机那天砸坏了,用这个吧.我把你的卡换进去了.”我说那你呢, 黄毛笑了笑说要弄个手机还不简单?你还是先用吧. 我点点头接过手机放在床头.锋锋已经把盒子打开了,我闻到了一阵匹萨的香味,突然觉得肚子饿急了,回身拿过盒子,用手拿了一大片就吃开了.吃了两大口,我才抬头问锋锋,”你们吃了没?”锋锋瞪着我说:”废话,那么大一个饼,你以为是给你一人吃的呀.”说着伸手过来拿了一大块匹萨.我大叫:”TMD少拿点,我两天没吃饭,肯定不够的.正喊着,黄毛的手也伸了过来…

两难

82天一早已经漆黑,江堤下潮声渐响,湿气袭面,想是到了涨潮时分...我望着远处江面上的点点船火,心头也如这一江之水,时起时伏,万难平静.黄毛忽然站起身来,抓起身边的啤酒空罐,用力向着江面扔掷开去.风疾罐轻,才抛出两三米就被吹落到了脚下的沙石滩中...黄毛嘴里喃喃骂了句娘,又拾起一罐未开过的啤酒,用力抛出,"咵"地一声,啤酒罐落进远处的江水中.我也站起身,拿起剩下的两罐啤酒,扔给黄毛一罐,两人相视一笑, 将手中之物用力抛出... 这时远处江面上的某艘航船,鸣响了汽笛.我和黄毛对望了一眼,转身向着漆黑的来路走去...

吃完午饭,我推说下午有事,推了锋锋家的牌局. 出门走在街上,心里开始盘算起来, 慢慢的,脑子里便有了计划. 虽然我不敢保证这个伎俩一定能瞒得过金老板,但至少能给我一个暂时不去动成哥的借口. 我点点头,拿出手机,拨通了庄宏的电话…说着我们就走到地头了,第一家是个卖糍饭油条的,男人在煎油条,女人在裹糍饭,看到我们来,男人放下长筷子搓搓手对我们说:"嘿嘿,来啦.说着从口袋里摸了刀钱递给黄毛,都是些零票子,十元的五元的都有.甚至还有一元两元的纸币.黄毛点了点共100,点了点头向他笑笑就走开了.我问黄毛多少时间收一次,黄毛说早餐摊一月收一次,饭店半月一次,一次五百.下午我们去旁边的饭店收钱得多带点人,有得你好看的...李毅扯开申叔的眼罩,把他拖进了仓库.外面的车军也跟了进来.黄毛刚把门拉下, 便听得一声嚎叫,申叔拖着那条伤腿,跌跌撞撞冲向躺在地上的孩子身边.他单手托起那孩子的肩膀,吼道:”小龙…小龙…”猛然间,申叔右腿蹬地,竟抱着这孩子站了起来,他鬓边梳起的的一缕头发掉落下来,垂在耳旁.我看着这一脸皱纹,泪水纵横的中年汉子,忽然觉得心痛无比,恨不能一头撞在墙上.申叔抱着手上的孩子,含着泪瞪着一旁的李毅,李毅面色煞白,倒退了两步.摇着头,申叔转开目光,慢慢在屋里移动着,喏大一个房间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想移开视线,不再去看申叔,终于,申叔的目光停留到了我身上… “周…周…”他咬着牙关,一字一顿地咀嚼着我的名字,就仿佛要把我生吞了,活剥了…

关于两难跟两难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两难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,
本文链接:http://2wren.topljlvo57u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